伊帝馬托兒所


◎Fay的深情告白 /Fay (Joli’s mom)

2008-08-22 自我介紹                 Fay (Joli’s mom)

憑我這樣平舖直敘的文筆和平淡無奇的內容想要投稿,實在是丟人現眼!但是,換個角度想想,如果這樣做可以代表我對伊帝馬的支持和肯定,對華德福教育的喜愛和贊同的話,我不怕出來獻醜!

我的孩子目前快滿三歲四個月,迄今在伊帝馬已經整整一年!

 

2007-10-30 寶寶快樂上幼稚園              Fay (Joli’s mom)

看到開心上學的寶寶就覺得我做的決定是對的!

總括來說,寶寶大哭或對我的離開感到萬分焦慮不安,讓我一度想要放棄,大概只有三四天,第七天第八天開始情緒逐漸穩定,只會在剛送到幼稚園時會緊緊抱住我哭著說不想讓我離開,不過,一進門就好了,可以馬上很快樂的和老師和小朋友玩,第十六天第一次進入晨圈活動,第二十天第一次留在幼稚園吃午餐,第二十八天開始到幼稚園都沒哭,有時還會自己推門進去,然後頭也不回就衝進去玩了…

這個學校沒有課本,不用學什麼,每天就是玩,寶寶說玩沙好玩,連收玩具和喝開水他也都說好玩!

跟同儕之間也發展出友誼,比如今天一見到幼稚園的*穎小朋友,兩個人就開始開心的玩起了"手不見"的遊戲,彷彿是他們之間的默契一樣,好可愛!

現在的寶寶,不管在哪兒都能自得其樂,忙的很,不需要什麼玩具或故事書,自己就能想像出多的不得了的玩法,自己唱著聽來的或自己編的歌!

 

2008-04-28 寶寶滿三歲 媽媽感言            Fay (Joli’s mom)


身高:

一歲後維持在成長曲線的45%~50%

體重:

一歲後維持在成長曲線的3%~10%

快樂指數:9/10

寶寶喜歡吃各種青菜,水果和海鮮(上幼稚園後開始不吃肉)

常說「吃吃喝喝和玩是我的工作!


 

今天是我們家寶貝的三歲生日!我真的好愛好愛我們家的甜心寶貝喔!每天都會親我摟抱我跟我說「媽媽 我好喜歡妳喔!」好幾次的可愛寶貝!我也常說「謝謝你來做我的孩子!」然後寶寶就會正經八百的回答「不客氣!

早上寶寶起床我就抱著他對他說生日快樂,他要我抱好緊好緊!我突然想到寶寶滿三歲了耶!人家說什麼三歲定終身,這三年來我又幫他定了怎樣的終身呢?!

今天下午在幼稚園的慶生會,小朋友們圍坐一圈,中間的小桌子上有生日蛋糕(黑糖蒸糕,上有有機QQ糖裝飾)、蠟燭(幾歲生日就有幾個圓形小蠟燭) 、小朋友們畫的濕水彩(禮物)和老師縫製的娃娃(禮物),寶寶坐在鋪有黃色手染棉布的藤椅上(寶寶從頭到尾幾乎都牽著我的手),聽老師講述生日故事(小天使來到人間,媽媽生產和孩子成長的故事),大家一起唱歌,傳閱寶寶的照片,吹熄蠟燭後切蛋糕吃,最後,突然在一陣吵鬧聲中小朋友們一一被接走回家…

 

 


◎為何我要送孩子去念華德福學校 /Jane Wu

  之前我與先生是眾人眼中的頂客族,工作收入穩定,生活彷彿無憂無慮,但我們結婚數年都不想要孩子,因為我自己及先生的職業-國中教師,不僅對著社會世界有著無力可回天的無力感,長期在一線的教育現場工作,我們也看到很多教育的僵化後果及社會現況延伸至無辜的孩子身上,這樣的教育現場除了讓我們努力付出再付出,但生命也出現了耗竭感,實在難以把握有了孩子後要如何能引導他「快樂的長大」,生育之事就一年拖過一年,直到我瀕臨高齡產婦的臨界年紀才決定:生了吧。

  有了孩子後,為了養育孩子,我開始很認真的回溯過去自己的生命經驗,想要由自己的經驗再出發;這個過程,我看到自己不見容於傳統體制內學校的想法及作法(國中時唸私校時不滿的我常逃學啊),我心裡開始很清楚,考個好學校及找個穩定的工作不是學生的唯一目標及學生的目標終點,而且體制內學校不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基於這樣的狀況,孩子一歲時,我開始接觸其他母乳媽媽推薦的華德福教育,了解並去參觀華德福學校,心中很是震撼及驚艷原來有一種這樣的體制外學校,但因離家太遠,先生勸說下我打消送孩子去念書的念頭。

  現實的情況是孩子即將滿兩歲,我將要覆職上班,帶著孩子看過一間又一間的幼兒園(後來才知這樣做是對幼兒不好啊),發現附近我找不到可以讓幼兒作夢及過生活的學校。加上小兒的個性自主意見很強,社會性也尚未發展,心中了解這樣送他去一般幼兒園對他的衝擊必定很大。但眼見覆職日一天天的逼近,我開始初步決定先送他去蒙氏的幼兒園,但心中也了解現在台灣蒙氏幼兒園的缺點是蒙氏方法本身有其盲點及幼兒園的方法通常以大雜燴式的融入各家學派的概念,就在這樣的不得不決定的情況下,一位朋友介紹我接觸人智學的讀書會,我也決定再緩衝請假給自己及孩子更多的時間做最後的決定。

  剛開始接觸人智學的書,我常轉念不過而看不懂說的是什麼。後來痛下決心參加五天的人智學的基礎總覽課程,僵硬的心開始柔軟敞開—我開始真正的遇見了人智學,他所提到的宇宙觀及地球觀,讓我長久以來有耗竭感的心靈出現了滋潤充實感,我開始更堅定的相信以人智學為基礎的華德福教育對孩子是對的教育。果然,密集幾個月的刻意探詢研究下,我知道華德福教育基於對人類發展的全面了解下,以各階段適合的藝術性方法引領孩子去健康的成長、找尋自己的理想價值、發展出自己對眾人及世界的真實面的了解及具創造性的面對相處、並且兼重精神面的發展讓人可以有能力成為一個真正自由的人。是的,孩子是可以在這個教育及家庭下健康的長大,多麼好的發現及決定啊。

  但是,我及先生也和很多喜歡華德福教育的家長面臨一樣的困難,我們並不住在宜蘭,我們家附近也沒有華德福學校,怎麼辦呢?目前,我們想到方法是生活上盡量的採取對孩子好的方式,並花多一點的交通時間送孩子到最近的華德福學校,積極參與華德福學校的事務懹學校體質更健康,相信生活及孩子都會因這樣的正向意念而更健康美好的成長。

◎我及孩子的離乳過程   /Jane Wu

  我的離乳過程算是漸進式的媽媽主導,時間長達近一年,而尾聲的句點算是人智學的因緣。

  起因自剛開始是我帶9個多月大的璿去參加一個playgroup,當時本來的目的是為了讓孩子有一個固定的玩伴可玩及可到處趴趴走,但一週有兩次只有我帶璿坐大眾運輸系統近7個小時時間在外面玩,出現一個讓我覺得很麻煩的情況:公車上璿想睡時餵奶的不便(猶記一次公車上很多人,一位高大的男性站在我旁邊,璿卻要索奶,媽媽情急下,把揹巾的垂布蓋住了我的頭及胸才不致走光。)當時玩伴中有位媽媽的孩子從戒夜奶到白天限制奶次數,我學習到利用告知及同儕的力量:「媽問數位同伴**公車上有沒有ㄋㄟㄋㄟ,璿說沒有,媽媽再問:璿公車上有沒有ㄋㄟㄋㄟ,璿很自然也說沒有。」就這樣他一歲多時我們戒了交通工具上的奶而改成拍拍及唱歌睡。

  隨著常出去玩,璿很活潑好動,出外時往往忘了要吃奶,慢慢的白天幾乎只剩下小睡前的奶,但在璿一歲9個月以後,因為我要覆職的準備而忙碌,就退出了playgroup。在此時,我們幾乎一天要參觀一所幼稚園,璿離開了熟悉的同伴卻又每天看一所新幼稚園,對他的衝擊很大,他開始較沒安全感,也開始又戀奶起來,這時,我也出現了所謂的餵奶的撞牆期,只要一餵奶,心中就出現不耐的感覺,很想要璿像小時候那樣吃五分鐘就跑去玩的快吃快閃,但璿一定也感受到媽媽的情緒而更戀奶,換完一邊又一邊。我的體質是敏感型的,餵奶前三個月都在疼痛中渡過,到六個月痛感才稍減輕,到了此時璿的再度戀奶讓我又痛了起來,去找謝璧光醫師問診,才知道是念珠菌的感染,雖說塗的藥孩子可吃,但我實在不想,用這個ㄋㄟㄋㄟ有藥的理由,媽媽又再度帶著璿把喝奶頻率剩夜奶及午睡奶。慢慢到半夜他要夜奶時,媽媽也用ㄋㄟㄋㄟ有藥的理由拒絕璿而改成喝水,就這樣白天奶夜間奶大概都沒了。

  璿到兩歲時大概只剩睡前奶睡醒奶,因為餵奶次數的減少,奶量也減少,璿本來期待的睡前奶吃一吃,會很詭異的抬起頭來告訴我:鹹鹹的,然後就跑掉。但是為了免疫力及安全感我還是捨不得戒掉睡前睡醒奶,這之間有任何人提到斷奶的好處,我一律是關起耳朵不理會。到他兩歲一個月時,我聽到一位人智學醫師談到孩子的斷奶時間,我鼓起勇氣去問他有關媽媽擔心的免疫力及安全感問題,這位演講者很明白的說:「孩子的免疫力要靠有機飲食、夜間睡飽12小時、規律作息,尤其是過敏的孩子;而安全感不是靠乳房而來的。」這樣肯定的回答,讓我感覺如五雷轟頂,後期不愛餵奶的我長期硬撐所要的安全感及免疫力,原來是靠其他生活的改變而去得到的。當天晚上,璿要睡前奶時,我說:你長大了,我們拍拍睡;很讓我意外的是璿居然也同意了,那個和平離乳的重要當下,實際年紀是他再四天滿兩歲一個月,因接觸人智學而助我脫離對母奶的高度期望。

  故事也沒結束啦,之後璿有時要索奶,我的理由:媽媽ㄋㄟㄋㄟ被璿璿小baby吃光了,鹹鹹的,沒有了。近期長牙回頭要索奶,他會說:我吃一口就好了,或是會對ㄋㄟㄋㄟ用臉去依偎。雖然我也會懷念餵奶的甜蜜,但我知道故事是回不去了,故事的繼續就是:有機飲食、夜間睡飽、規律作息。現在過敏璿已經進步到核果牛奶都可以吃了。啊,我的寶貝,你又長大了,往前長大吧,過去的那一段,會是媽媽心中永遠甜蜜的回憶。

◎華德福下的洗滌與蛻變 /葉怡華

  小文今天19:30睡,所以有空紀錄與思索;也剛好小文兩歲了,想和伙伴們分享我的頓悟。
從剛開始只是聽友人的推薦來上課,(其實善良如我是有點不好意思拒絕讓她傷心,派塞啦,夥伴們) ;也想說蒙特梭利的課剛結束,就來上上看吧!


  老實說,第一堂課參考書"我來了",可謂華得福教育第一本入門書,因為是翻譯書有點難看的懂,內容確實也艱澀了點,前幾堂課,幾乎都是邊聽同學導讀混過。

  每週一次上課,每次上課就遲到,下課就匆匆趕回家看大頭文,(哎!上三次課的遲到時數又可抵一次課,好浪費),有感時間短暫,抓住機會就提問,問題總都是我家大頭文的吃喝拉撒睡正常與否,有沒健康之類的,老師並沒有馬上給答案,總要我們自己去深思反省自己,剛開始我還想老師可能認為我這學員是來搗亂的,不太想理我。

  但上到現在,每次上課就覺得心裡又經過一次震撼與感動,我感覺一種精神力量慢慢注入我的心,我可以飛起來,不用胡亂抓根什麼東西怕自己跌落谷底。這種精神充實的力量穩定了我也給我勇氣。(我終於不用在緊緊抓住老師,阿輝老師少了個甜蜜的負擔,別難過!)

  其實是最近小文變成街頭小霸王讓我很困擾,正準備出作業給老師,卻忽然頓悟!

  我有一種感覺,我有好久沒坐下來認真想想自己的問題,總是囫圇吞棗的過日子,隨波逐流,找不到方向,想找個依靠替我解決問題,找書本來拼湊我要的答案....其實我在偷懶.....我的心休息很久了。

  我不再困擾小文的事!怎麼說呢?我想我自己有能力解決,但我總想請教老師,是因為我不相信"我自己可以解決,而且我也知道答案"。

  我好想分享我的感覺給大家,或許和今天課堂上討論的"對人的信任"和"耐心等待"有很大的體悟,老實說,我感動到有點起雞皮疙瘩!或許我們在照顧小孩之際,更應該照顧自己的身心靈,雖然被討論的不是我們,但我們是否也忘了"相信自己"。

  大人們雖然懂事理解,但相對地受過的傷也比幼兒深且長久,甚或不斷陷入傷痛泥沼而無法自療,我們無法平反過去的傷痛,但從人智學的學習中,由小孩身上觀照到我們自己,由自身察覺去蛻變,既疲憊又辛苦,但這種精神力量讓人喜悅而自得!

  小文兩歲了,我曾經很自豪過,也很茫然過,也相信我可以,有時也好懷疑,但是我發現只有我的愛"聖母的斗蓬"(註一)用心去做,即使我做錯,只要有向上的力量,相信自己,小文他一定會以我為榜樣去模仿;我並不急著成為完美的人,我只要一步步踏實去做,他也會體會到我的精神!

  這就是榜樣與模仿(註二)。好簡單,卻辛苦走了這樣久才想通。

 

註一 Joan Salter "我來了" 光祐出版社
註二 Freya Jaffke "幼兒的工作與遊戲" 光祐出版社

 

◎人智學功能論:補充能量 /黃淑姿

  從六月初開始參加人智學讀書會至今,藉由老師跟讀書會同學們的腦力激盪 更重要的,是老師本身的以身作則,以及同學的生活實例與疑惑想法,加上自己的實踐修正,慢慢地可以抓出一些與孩子相處的訣竅,譬如唱歌引導、吹笛子、手指謠等,其實萬般同歸一宗,運用的都是相同原理:

*讓孩子生活在有呼有吸的優美韻律中(孩子的許多行為就是意志力混亂的結果,如胃口不好、東西亂丟等,最基本也最需要耐心培養的生活常規)

*轉移注意力通常是最適當的方法(相對而言,說教就是最糟糕的方法;而,手指謠即是可運用的轉移方式之一)
 
  眼見孩子漸漸逼近上學的時間點,以及和其他孩子互動時遭逢一些需要審慎處理的事情,像是故意打人、故意丟沙,又有些欲振乏力的匱乏感。日昨草草翻閱幾本相關的華德福幼教書籍,裡頭雖然沒有提到這些實際例子跟應對方法,不過,
又重溫了之前參與讀書會過程中強調的諸多教育精神,一來串聯起許多原本零散的概念,對於整體的教育原則又有更完整的認知,二來從閱讀過程中一再感受到作者的重點便是:

「大人自己要孩子變成怎生模樣
 你自己就要先是那種模樣」

  似乎從中汲取了些許力量,面對孩子無時無刻的情緒化挑戰中,又比較能夠溫柔一些地面對。從中給自己多一些餘裕、力氣,想出更有趣、更有創意的方式,轉化、引導孩子當下的情緒。

  再擴大到週圍生活,也慢慢地感受到萬物生命的美好,如清晨微雨中,晶亮的雨珠如何與綠葉相映成趣,如何與觀視者的我一脈呼吸,對生命、自然的虔敬,便從中順理成章地出生。那便是我能給孩子的最好的教育,也是最需要不斷學習、焠煉的教育──如同生命本身。

 

◎生活美學 /黃淑姿

  生了孩子之後,自詡聰明理智者如我,對於任何教育理念總是先入為主地抱著批判心態接觸,每每發現其說法或理論有自相矛盾、邏輯不通之處,就在三分鐘熱度退燒後,從此打入冷宮。不用說,這樣的態度總很難從中體會到什麼別具意義的事物,要受到理念感召,做出決定性的改變,更是「不可能的任務」。

   一開始接觸人智學,我仍然一樣地鐵齒而理性,碰觸相關資訊時,無一不帶著「踢館」心態;然而,自夏天開始參加人智學教育的讀書會,至今短短數月,根本不到半年的時間,教育觀念、思考方法更是連根拔起,幾乎是全面性地從頭開始。
開始什麼?開始體認到理性思考的限制,開始用另一種兼容並蓄的眼光看待自己、對待孩子、觀照家庭,漣漪出一新鮮的體認感受,範圍逐漸從個人自身擴大到自然萬物,「一沙一天堂、一花一世界」那樣的感動。

   是的,你猜對了嗎?那就是「愛」。對人有情、對物有愛,生活就有了細緻美好的感受,像一道清澈的水流,細細的、微微的,可是都能流到心裡頭去,再從心裡流到外在世界;每一次的循環,每一滴潑濺的水珠都自有其韻味,同時也映照出各自不同的生命風景。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去年冬天,決心暫先停止研究所課業,開始全天候帶孩子。正式成為所謂的「全職媽媽」後,對孩子的召喚必須二十四小時待命,加上還要處理大大小小家事,跟以往上班族生活或書生經驗完全不同,必須捨棄許多個人自由與空間,從「為自己而活」調整為同時要「為別人而活」,而且必須為別人多很多,一開始完全不能適應,每天悶在家裡跟孩子大眼瞪小眼,更以洗碗、掃地為令人痛恨的無聊瑣事。

  後來和幾對媽媽寶寶組成playgroup,至少每個禮拜都出門一次參加活動,中正紀念堂、蘇荷美術館、台北美術館、當代藝術館、二二八紀念公園、國父紀念館、陶瓷博物館……等,鄰近台北縣、市的景點差不多都跑遍了,可以去的戶物公園跟其他室內活動接應不暇。這樣的生活型態持續了幾個月,當時也並不真正快樂,只覺生活都是空轉,看似行程滿檔,忙碌到不行,自覺更有理由不開伙、不做家事:我不是自己愛玩,是要帶孩子去接觸人群,拓展社交生活呀!

  事實上,為的只是要自己出門透氣,說什麼是為了孩子,說什麼孩子不出門就會在家裡哀哀叫吵著出去,其實都是我自己在家裡待不住,也不懂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他在哭鬧中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只看到孩子每天在家裡吵吵鬧鬧,於是硬拖著孩子出門,心想:至少他出去外頭比較不會那麼吵!我也可以放鬆一下!

  然後,孩子給我回應了。

  該說是幸運嗎?孩子受不了這樣的奔波刺激,開始大力反撲。最後是在某一天,我照例帶著他去參加活動,一路上搭公車、轉捷運、再轉搭公車,上車、下車途中,無一刻是順利的,孩子不斷掙扎、尖叫、扭動,為的就是要去我不肯讓他去的地方:撘公車時不想下車,搭捷運時不想上車,整個人四肢貼地,賴在候車處不肯起來。

  在我第一千次使勁抱住他不斷抗拒的身體時,真覺得事情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是該要做出改變的時候了!於是到處搜尋相關資訊,也請教育兒經驗豐富,同時總是能把生活理得井井有條的前輩,到底應該怎樣讓自己的生活能在為人與為己之中求取平衡,而開始過著規律一些的生活,不那麼常出遠門(車程超過半小時的就算),每天至少都讓孩子準時晚上八、九點左右睡覺。

  但,孩子狀況還是很糟,當時他一歲多,事事皆可、皆要抗拒,是個標準的「不要大王」: 不肯穿衣服、不肯脫衣服、不肯穿尿布、不肯脫尿布,只喝母奶、不吃東西、不喝水, 我要離他的視線去做些什麼,孩子都以大哭大鬧、非要人抱住走來走去不可來回應,加上夜奶頻繁到我很想殺人後再自殺,每天睡眠不足、渾渾噩噩,根本不是一睜開眼才面對,而是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必須緊繃情緒,這樣的狀態下,時時對他、對自己、也對家人發脾氣,更難看到孩子這些行為代表的意義,其來何自,以及究竟該如何處理,會是比較適當的方法。

  孩子很粘,人很疲倦,依然覺得做家事非常浪費時間,即時一有空閒也不想做家事,常常晚上八點孩子入睡後,開著電視,一台轉過一台,放空一切。也是過一天算一天,地板很髒 ,走路常常踩到飯粒,碗兩、三天沒洗推滿水槽發出臭味,垃圾沒倒、長蟲也是家常便飯。

  現在回想起來,這樣的家庭環境,很能令我這樣有些潔癖的處女座發狂(許是當初正在半發狂狀態吧)。但,實在太過疲倦了,身體渴望著能有完整的休息,靈魂渴望著自由飛翔與充實,每天只求能好好睡上一覺,就算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多好!

爾後,機緣巧合,開始「真正」接觸人智學,初讀「我來了」,在讀書會中,看的不僅是書,更是傾讀著整個人類的歷史,閱聽著人的本質,予以正確的祝福和關愛──正與我生命歷程中一向喜愛與觀照的事物相互重疊。而這些,都具體而微地,顯現在孩子身上。

  有專業的老師帶領讀書會,經常是以身作則地實踐著相關理念;有認真的同學一起討論、實踐;加上自己的觀察、嘗試與修正,總能從每一次讀書會中激盪出,跟我原本的信念相仿,但是更精緻、更有力、更全面也更有效的方法,關於「家事」的認知就是其中一例。

  配合比較規律的生活,同時認知道:母親與孩子的生活節奏「必須」像是在跳雙人舞,彼此的舞步有異、有同,依隨著自然起伏的美妙節奏,日起、日落,天明、天暗,年輪裡有季節,季節裡有月份,月份裡有星期,星期裡有單天,大循環中鑲嵌著小循環,人與人就在大循環、小循環中,共舞出和諧的韻律。

  是而,我們的生活開始呼吸了,逐漸有了氣候與人文輪轉的味道。以最近的生活為例,差不多都是清晨六點到七點左右起床,我先切好水果給孩子吃,然後大人去梳洗,再坐下來一起喝水、吃完水果;趁孩子還吃水果時邊做早餐,待他水果吃完,便打濕方巾讓孩子簡單梳洗一下,一起吃早餐。吃過早餐之後,孩子自個兒玩自己的,我就洗碗、洗衣、掃地、拖地、曬衣服跟燙衣服,盡量求家務事能在早上九點或至遲九點半之前完成,再收拾東西一起出門散步。散步的地點也多固定而短程,有時在樓下社區看人、看樹、看花、看蝸牛,有時到附近公園盪鞦韆、溜滑梯,或到鄰近的板橋四三五藝文特區兜風、玩沙子。

  規律也不是那麼嚴整的,如果前天我貪玩熬夜,也許就先灌上一大杯咖啡紅茶之類,早餐不開伙,兩人吃完水果後,一起騎腳踏車到菜市場,買大人小孩都喜歡的水煎包、豆漿;也許還是煮早餐,但洗碗或掃、拖地或洗衣或燙衣服,就省略幾件不做;中午必定要跟他一起午睡補充體力(否則下午三四點必然要躺在床上打瞌睡裝死)。

  如果我的狀況也不錯,就讓他自個兒午睡。午後陽光正好,我正坐窗前,趁著日光之美,放一張喜歡的CD(最近是董運昌的三十三個街角轉彎,諾拉瓊斯的芭樂爵士),或織毛線,或讀書,或者「勉勵」自己,動手洗好方才哄孩子午睡匆忙之際沒有洗的碗;糜爛一點就放空看電視,燒壺開水泡一杯茶,配上一顆甜死人不償命的巧克力。待他醒來,再一起吃個點心午茶,通常是水果、優格、蔥油餅之類很快就能準備好的輕食。

  時間悠然輪轉,孩子長大了些,配合著較有規律的生活,安全感多了些,不時常害怕媽媽會離開;加上居家環境的刻意佈置,有貝殼、雨花石、竹碗、木湯匙和籐籃作伴,孩子有空間、有素材,就多了些自己玩的時間。這樣一來,我做家事的時候,也能不慌不忙地刷洗,用不著擔心孩子又來抱大腿;手上有事在做,腦子也沒閒著,許多讀書會或交談中獲得的資訊,經常在洗碗的時候躍然跳出,補上某一環節裡的空缺;煮菜時仍然經常失敗,吞下苦果時卻是怡然自得──畢竟,這可是我自己的料理創作呢!

  每一兩天就掃地、拖地的成果是,赤腳走在家中的大理石地板上,光潔清亮的觸感如絲綢滑順;客廳的茶几舖上金黃色桌巾,正好協調百合白牆壁與深木色家具的視覺落差;玩具妥善收在應該的地方,等待主人午睡醒來再一次的親密接觸;廚房裡,雖然糟糕的採光仍然無法可解,至少水槽、不鏽鋼流理檯沒有一滴水漬(我最恨不鏽鋼平面上雜亂難看的水漬,就像心頭上一根扎到很深的刺,非常之令人難受),還讓午後偷偷斜射進來的陽光,曬得溫潤暖和;後陽台上,洗淨的衣物分區掛好,各就各為地在衣架上悠閒地隨風飄揚,空氣中散發著剛洗好衣物的清潔香味;浴室的洗手台雖然造型無聊、功能不佳,但幾經清洗,摸起來一片光滑、乾燥如年輕女子的皮膚。

  相較於之前窘迫的景況,誇張一點來說,有時真的感動到想哭!

  做菜、吃飯時的心情也是如此。吃水果、點心或用飯時,刻意挑選出與食物顏色、形狀搭配些的餐具,視覺上營造出進食的氣氛,吃起來也稍微讓糟糕的廚藝家點分;最好餐桌也能隨時保持光亮乾燥(可是很難,孩子總隨時在練習傾倒與投擲技巧), 而如果做不到,也要練習視若自然(一開始都是刻意提醒自己,久了真的就慢慢變成習慣)。

  再多去注意種種生活細節,逐漸想要去鍛鍊出一種生活態度,那也是我恍然大悟,為何人智學的教育精神如何之引人入勝的原因,便是將看似平常無聊的日常生活種種,具現/藝術化成生活美學的表徵──這樣的美,範圍不僅止於視覺,更是要由心與靈魂的全面開放感受,鑄造出既有個人風格、又有整體美之標準的生活態度。換句話說,視生活為任何細節組合的整體,由細節的整飭做起,自然能夠感受到生活整體的韻律美感。

  道理其實好簡單啊!就像我以前特別喜歡到某家餐廳或咖啡館,可能是為了它的招牌濃縮咖啡,要不就是老闆精心挑選的真空管音響,剛烤好、手掰開來還冒著白煙的英式鬆餅;總是嚮往東海岸的自然風光,夜裡或低語或咆哮的海浪,大貝殼裡裝著既酸又甜的夏威夷炒飯……那些精心營造出來的氣氛、食物啊,所求為何?無非就是日常生活中欠缺的優雅閒適,一種「慢活」的生命節奏,在此之中,居住在身體裡的靈魂得以藉由場域的轉換,脫掉堅硬的殼,回復原本柔軟的姿態;一種值得細細品味的生活,一種就算工作再忙再累,都可以從中再次得到能量的充電之旅。

  可是,過去那樣的生活卻完全不能解決我的困境。就算每天都去拜訪我最愛的咖啡館,看盡千種風光,似乎仍然持續渴求著什麼,總提不起勁兒持續性地完成一件事,生活依舊百無聊賴。如同剛休學時,帶孩子四處踩點遊玩的日子,行程排得滿滿,生活看似充實,其實不是在玩,而是不斷耗損著生命;生活的空轉再空轉,也讓孩子家人跟著受折磨。

  現在,靜下心來過著較規律的生活,生活上顯而易見的改變,就是居家環境的整理、外食的減少,與孩子、家人相處時,意見不同時,能多用一些同理的態度去面對。

  飄蕩的靈魂啊,稍微抓住了一根稻草。

  以前大抵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現在,更多的是了解自己「該做什麼」。

  什麼都可以漸漸不假外求,焦慮平息了些,更能清晰地看待周圍的人、事、物。還是有很多做不好、不想改的積習陳疾,總歸是比過去不那麼愛作夢了,腳踏實地許多。孩子還是繼續經常性地出難題,努力解答的同時不免疲累依然,看著他的睡臉,就覺還可以再撐一下、再撐一下;並且更進步一些,在他醒時偶爾仍很惡魔,可還不忘記要常去愛他;討厭做家事的情緒,漸漸減少了;幾天都在附近公園走動,也不像以前總覺在家會悶得喘不過氣;待在室內,孩子自個兒玩著,我就在旁邊提起針線修補衣物(去年冬天一個掉落的釦子至今終於補好!),兩個人就這樣悠閒地度過一兩個小時,繼續每天差不多的行程過生活。

  對,是「過生活」,而不是「過日子」。

  晚上八點後孩子睡了,我想吃個宵夜,居家的短褲太短有點冷,換上今年冬天第一次穿的橘色毛線及膝裙,從衣櫃拎出一百零一件白色短外套,配上原本的天藍色上衣,驀然驚覺,這些明亮的顏色簡直要讓自己飛起來了!過去我總是非黑即白,接觸人智學的色彩理論後,心想改變穿著顏色也無傷大雅,便嘗試著換下無色彩的黑與白,換上柔和的粉紅、粉藍,這些過往我總以為太過柔和、太女孩子氣而刻意遠離的色彩啊,反而帶給周圍的人整體的明亮,自己也跟著神清氣爽起來。

  什麼是生活美學?最美的便是自己有意識地,親手加以改造,對比過往的陰暗髒污,整潔明亮的美,就有了它的風格意義。無須過度言傳,身在其中,就是滿滿的感激與動容啊

  於是,結論當然就是這樣清晰無比的:人智學的教育理念看似虛幻,實則實用無比!應用在生活中、在孩子身上,很快地就看到信心之所在:無論當下處境如何,事情總是可以往美好的方向前進的!